面對死囚你揹負著法律及工作的責任,
不免可能了解或不了解該人所犯下的罪刑…

那隻扣板無數的手何時少了寬恕、包容,
或已成為麻木的道德,
在槍響瞬間流下許多感慨及掙扎;

那份處決同意書–秤出了墨水與生命的重量,
若是普世的觀感讓你有所作為,與你無干的人,
你仍會用一顆子彈來表達大眾的不滿及憤恨,
或用一雙手擁抱一個淌血的人?

知仁勘遍百年卷,
橫提書令墨跡連,
相逢一笑泯恩仇,
槍鳴那剎夜清間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IN 的頭像
BIN

BIN's diray&literature

B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