輕的淚,是人的淚;而動物的淚,卻是有重量的淚。

那是一種發自生命深處的淚,是一種比金屬還要重的淚。也許人的淚中還含有虛偽和個
人恩怨,而動物的淚裡卻只有真誠,也才更加地震撼人們的魂魄。

我第一次看到動物的淚,那是我家一隻老貓的淚。這隻老貓已經在我家許多許多年了,
也不知牠生下了多少子女,也不知牠已經多大年紀,只知道牠已經成了我們家庭的一個
成員。我們全家人每天生活的一項重要內容,就是和牠一起戲耍。在牠還是一隻小貓的
時候,我們引得牠在地上滾來滾去。後來,牠漸漸長大了,我們又把牠抱在懷裡好長好
長時間地撫摸牠那軟軟的絨毛。也是我們和牠親熱得太多了,牠已經一天也離不開我們
的撫愛。無論是誰,只要這一天沒有摸牠一下,就是到了晚上,牠也要找到那個人,然
後就無聲地臥在他的身邊,等著他的親昵,直到那個人終於撫摸了牠。哪怕只是一下,
這時牠也會心滿意足地慢慢走開。

只是,多少年過去,這隻老貓已經是太老了,老態龍鐘的樣子,行動已經變得緩慢;儘
管到這時我們全家人還是對牠極為友善。但也不知是一種什麼感應,這隻老貓漸漸地就
和我們疏遠了。牠每天只是在屋檐下臥著,無論我們如何在下面逗引牠也不肯下來。有
時牠也懶懶地向我們看上一眼,但隨後就毫無表情地又閉上了眼睛。

母親說,這隻老貓的壽限就要到了。也是人類的無情,我們一家人最擔心的,卻是怕牠
死在一個不為人知的角落,怕牠會給我們帶來麻煩。就這樣每天每天地觀察,只是看到
牠確實是一天一天地更加無精打彩了。但牠還是就在屋檐下、窗沿上靜靜地臥著,似在
睡,又似在等著那即將到來的最後日子。

也是無意間的發現,那是我到院子裡去做什麼事情的時候,我只是看見這隻老貓在窗沿
上臥得太久了,就過去想看看牠是閉著眼,還是和平時一樣在曬太陽。但在我靠近牠的
時候,卻突然發現牠的眼角凝著一滴淚珠。看來這滴淚已經在牠的眼角駐留得太久了,
它已經被陽光曬成活像是一顆琥珀,一動不動,還閃出點點光斑。

「貓哭了!」不由己地,我向房裡的母親喊了一聲,母親立即走了出來,似要給這老貓
一點最後的安慰。誰料這隻老貓一看到母親向牠走來,立即強掙扎著站起來,用最後的
一點力氣,一步一步地向屋頂爬了上去。這時母親還盡力想把牠引下來,也許是想給牠
一點最後的食物,但牠頭也不回地,就一步一步地向遠處走去了;走得那樣地緩慢,那
樣地沈重。

直到這時,我才發現,是我們對牠太冷酷了,牠在我們家活了一生,我們還是怕牠就在
家裡終結生命,總是盼望著牠自己在生命的最後時刻能夠自己走開,無論是走到哪裡,
也比留在我們家要強。最先我們還以為是牠不肯走,是想索要最後的溫暖。但是我們估
計錯了,牠只是在等著我們最後的送別。而在牠發現我們感知到牠要離開的時候,牠只
是留下了一滴淚,然後就悄無聲息地走了,走到不知道什麼地方去了。

我第二次看到動物的淚,那是一頭老牛的淚。我們家在農村有一戶遠親,每年寒暑假,
母親都要把我們送到那裡去住。那裡有我許多的小弟兄,更有一種溫暖的鄉情和在城市
裡得不到的真誠的快樂。

而最令人高興的是這遠親家裡有一頭老牛,據小弟兄們說,這頭老牛很有靈性,能聽懂
我們的語言。當然,這可能只是因為我們對牠過於喜愛的緣故!每當我們模仿牛的叫聲
喚牠的時候,只要牠這時不是在勞作,就一定會自己走到我們的身邊,然後我們就一齊
騎到牠的背上。不用任何指揮,牠就把我們帶到田間去了。我們在地裡玩耍,牠在一邊
吃草。

小弟兄之間有時好得形影不離,又有時會反目爭吵;最嚴重的時候,幾個人還可能糾在
一起打得不可開交。但說來也怪,在我們戲耍的時候,老牛是理也不理我們的,而到了
我們之間真地動了拳腳,老牛就像一個老朋友那樣走過來,在我們之間蹭來蹭去,不讓
任何一方的拳頭落在對方的身上。也就在這短短的幾分鐘吧,剛剛扭在一起的小弟兄又
你從這邊,我從那邊地追了過去。追到了,大家都高興,剛才的那一點仇恨,早就忘到
九霄雲外去了。這時老牛又在一邊吃草去了。

在這老牛太老的時候,牠終於預感到有一件事就要發生了。這時牠也和所有的動物一
樣,開始和牠的主人疏遠了。每天,我們總是看到牠的眼角掛著那種無聲的淚。最大的
變化,就是牠不再理睬我們這些小弟兄們了。有好幾次,我們還像過去那樣學牛的叫
聲,想把牠喚過來,牠明明是聽到了,卻只是遠遠地抬起頭來向我們看看,然後又低下
頭做牠自己的事了。

傳統的習慣,總是把失去勞力的老牛賣到「湯鍋」裡去,所謂的「湯鍋」就是屠宰場。
這實在也太殘忍了,但中國農民還不知道應該如何安排動物最後的終結,家家都是這樣
做的。這頭老牛似早就有了一種預感,已經對此有所準備了。每當回到家裡之後,牠就
像是用心地聽著什麼,而門外一有了什麼動靜,牠就緊張地抬起頭張望。

這一天終於到來了,那正是我在遠親家裡住的時候,只聽說是「湯鍋」的人來了,我們
還沒見到人影,我就看見那頭老牛嘩嘩地流下了淚水。老牛的眼淚不像老貓那樣只有一
滴,而是像泉湧一樣,沒有多少時間,老牛就哭濕了臉頰。這時,牠臉上的絨毛已經全
都濕成了一縷一縷的毛辮,淚水還繼續從臉上流下來,不多時就哭濕了身下的土地。牠
叫了一聲,也許是最後再向自己的主人告別吧。然後,牠就「湯鍋」的人拉走了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IN 的頭像
BIN

BIN's diray&literature

B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